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花椒鸡丁 >> 正文

【丁香】秋叶落尽情未了(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秋风瑟瑟,小雨淅淅沥沥地下,整个小村庄沉浸在一片雨雾迷蒙之中,一辆轿车戛然而止,停在一座两层洋楼前。

车门打开,高晓兰从车中跳出,随后男朋友李多多也从另一边走了下来,两人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向洋楼。

高晓兰十八岁高中毕业,就去了重庆打工,一晃十年过去了,已从一个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女摇身变成一位叱咤风云的商界女精英,期间的艰辛与泪水只有她自己知道。

“囡囡!回来啦!”此时房门打开,走出一位年过六旬的瘦高老头,头发花白、身体憔悴,正是高晓兰的父亲高建志,他叫着高晓兰的乳名,笑眯眯迎上来,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

“爸爸,你瘦了!”高晓兰泪水夺眶而出,“妈妈怎么样了?”“唉,不行了!她正等着见你最后一面呢?”

这是一间布置整洁的卧室,高晓兰的母亲杜思情僵卧在床上,骨瘦如柴,眼睛深深地陷入眼眶里,没有一点生气。

“妈妈!我回来晚了!”高晓兰一把抱着母亲,失声痛哭。“孩子,你没有错,都是妈妈的错,是我不让你回来的。”杜思情有气无力地说,手颤抖着抚摸女儿的双手,“可是,还是没有找到他……”

高晓兰当初选择去重庆,就是为了帮助妈妈找一个人。可是自己这十年来足迹遍及整个沙坪坝,甚至延伸到整个重庆市,还去过公安局,也在报刊上登过寻人启事,均是石沉大海,没有发现蜘丝马迹。莫非此人早已不在人世,或者已经人间蒸发了吗?

杜思情当年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大美人,追她的男人一大把。其中就包括高建志,他们是邻居,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读小学、上初中,一直都是同学。

本来一开始杜思情并不青睐高建志,只是他的真诚打动了她,慢慢对他产生了好感,甚至有了以身相许的打算。

可是,好景不长,村里来了几个城里的知青,居然有人棒打鸳鸯,横刀夺爱,生生拆散了他俩……

知青中有位名叫郑一帆小伙子,长得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特别是那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让不少女孩为之魂销神驰,杜思情一见面就喜欢上了他。

一开始两人在一起只是说说笑笑,慢慢地发展到暗送秋波、互递情书,后来更是海誓山盟、卿卿我我,大山上、小溪旁,到处都留下了两人的欢声笑语。

这一切,高建志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刚开始还劝过几次,可杜思情根本就听不进去,反而说他多管闲事,不想让她幸福,竟逐渐疏远了他。

城里人思想比农村人先进,有一次郑一帆偷偷拿出一本小说让杜思情看,说这本小说风靡全国,虽是手抄本,阅读量已超越上千万。杜思情不知道,其实这本小说正是文革时期四大禁书之一——臭名昭著的《少女之心》。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来二去的。杜思情为书中情节所迷惑,加上郑一帆花言巧语、甜言蜜语,在一个躁动的午后,两人居然在玉米地里来了一场大野战。那种天当被、地当床,二人世界任我狂的豪迈与洒脱无以言表。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而且杜思情防线一破,难以把持,渐渐地两人如胶似漆,经常缠绵在一起。

正当两人感情继续发展,到了难分难解的时候,郑一帆却回城了,从此杳无音信。不妙的是,杜思情居然有了身孕。

当时的农村,思想比较落后,这种事情往往被视为奇耻大辱,杜思情的父母将她关在屋里教训,逼着她打掉孩子,否则赶出家门,一刀两断。

杜思情很是倔强,宁死不屈,趁着家人没注意,偷偷跳窗户跑到嘉陵江畔,纵身跃入滚滚江水之中。

幸好这一切被暗暗关心她、早已尾随而来的高建志发现,一见事情不妙,立即跃入江中,将她营救上岸,并承认孩子是他的,恳请杜思情的父母把女儿嫁给了他。

结婚后,两人相敬如宾,不久高晓兰便呱呱坠地了,高建志视为己出,没有任何怨言,可杜思情念念不忘的依然是郑一帆的音容笑貌,梦里百回,往往梦见和他喜结良缘。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眼十八年过去了,这年高晓兰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准备南下广东打工,可杜思情却坚持让她去了重庆。

临走之前,杜思情将女儿叫到身边,告诉她自己和郑一帆的故事,要她到重庆寻找生身之父,没有找到之前,不准回家。

高晓兰到达重庆后,立即按母亲所给地址寻找郑一帆的下落,可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城市的变化早已是翻天覆地,找来找去,始终没有找到这个人。

她一边找人,一边发奋工作,从餐厅洗碗,到自己开店,再到叱咤商界,从无到有,一步步做起,目前已有固定资产上千万,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富婆。

本来重庆离家乡近在咫尺,只有半天路程,但十年之中,她没有回过一次家,只是源源不断的给家里寄钱。很快,高家盖起了小洋楼,弟弟也上完了大学,她还捐钱修了到家的乡村公路。

高晓兰虽然在事业上顺风顺水,感情上却不敢马虎,怕重蹈妈妈覆辙。她先后谈了三个男朋友,结果都各奔东西,直到最近才结识了现在的男朋友李多多。

此时,高晓兰将母亲的手轻轻放下,安慰道:“妈妈,不用找他了,说不定他一回城就忘了你,何必还苦苦放在心上!”

杜思情摇摇头:“我何尝不想忘了他,可是,怎么能忘啊!”说着,泪水簌簌而下。突然,她抬起头来,“孩子,玉镯拿出来我看看吧!毕竟是他留给我的信物,之后就不能再看了。”

高晓兰立即从行李箱里翻出玉镯交到母亲手里:“妈妈,看吧!”杜思情接过玉镯,轻轻抚摸,柔情端详,一下仿佛回到了二十八年前。

突然,杜思情指着门口,喃喃道:“那不是他来接我了吗?依然那么年轻、英俊、潇洒……”说到这里,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一阵秋风吹过,门外梧桐树上的叶子已然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在空中摇摆。

儿童癫痫病发作怎么办
北京可以治好癫痫病吗
羊癫疯如何治效果好

友情链接:

风吹马耳网 | 后天国语版 | 华西都市报网 | 哈氏合金棒 | 水浒乐和 | 教育学综合 | 空间朋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