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车灯调节 >> 正文

【看点.看图文】虔诚的鳏夫(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见到穆萨德的时候是2002年春节前在阿布扎比机场。

他从英国回巴士拉,我由卡塔尔回中国过年。都是转机,为此我们两个人坐在中转区打磨时间。

穆萨德个子很高,偏瘦,没有中年男人的发福样。他西装革履,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加上他随身携带的行李,令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子浓浓的商务气息。

穆萨德大约四十五岁上下的年纪。跟我见过的大多数阿拉伯男人不一样,他脸上胡子修刮得很干净,只有鼻子下留着短短而又乌黑的胡子。

我和穆萨德同坐在一条长椅子上,一阵阵浓烈的香水味扑面而来。我很喜欢这样的香味,狂野而使人迷离,我差点醉了。

由于刚下飞机,没有一点困意。我很无聊地东张西望,目光恰好与同样东张西望地穆萨德的目光相遇。我们彼此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报以彼此微微一笑。

穆萨德笑得很好看,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他脸上的皱纹随着他的笑扭缠叠加在一起,加上他脸庞胡子修刮得干净,使他显得愈加成熟完美。是的,这是一个很有魔力的阿拉伯男人。按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他有儒雅睿智的气息。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非常英俊的美男子。

“嗨,你要去哪里?”穆萨德首先开口用英语问我。他英语说的很流利,夹着阿拉伯口音,但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听力。

“我要回中国,回到我的家乡去。”我也用一口地道的北京口音英语跟穆萨德说话。我的英语很不错,就是语音重了一些,带着我家乡的味道。我从来没有刻意纠正我的口音,我不屑于改正。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我觉得只有带着口音,我才能时时刻刻想起我是来自哪里。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穆萨德。”穆萨德又问我。他朝我这边挪了挪身子,想与我靠近一些,同时他也伸出了手要跟我握手。他伸出的手戴着一枚金戒指,闪闪发光。

“我叫程立阳,很高兴认识你。”我伸出手跟他握手,他很用力抓住了我的手不放。

“你回家做什么,休假还是旅游回家?我很喜欢中国,我一直都想去一次。”穆萨德看着我,手没有松开,显得特别热情。

“我在卡塔尔上班,石油公司。我回家休假,一个月后回到卡塔尔。有机会去中国旅游,我带你到处走走。”我没有抽回我的手,就这么跟他握着。

“真的吗?你会带我到处走走,那我一定要去。”穆萨德的眼里闪出了明亮的光芒。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开来了,眼角的皱纹也叠加到了一起。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不可否认他是一个迷人的中年男人。

“不骗你的,你来了我带你去玩。你现在要去哪里?从哪里来?”我这才想到问他现在的目的地。我把手抽了回来,也把身子调整了一下位置。

“我从英国回来,现在要回到巴士拉去。”他也调整了一下身子。

“巴士拉?伊拉克南部城市巴士拉?”我瞪大了眼睛。我听过巴士拉那个地方,石油储存量巨大。

“是的,我在英国工作。裁缝师,我要回去把我的妻子孩子接到英国去生活。”他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色。

“为什么要接到英国去?你们家乡这么多石油,那可是黑黄金。”我表示不理解他为何要举家迁移到英国去。巴士拉可是产油的地方,任何一寸土地都是有石油埋藏着。

“是啊,石油是很多,可我们还是得走。据说要打仗了,大干一场把萨达姆推翻。”

“要打仗了?你可不要胡说呢,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英国,我听到很多人议论美国和英国要攻打我们国家。上次发生爆炸的事情,美国人一直怀恨在心。你也应该知道现在的局势,新闻里那么多报道,天天都有轰炸。”

“为911报仇,不会吧?那不是说恐怖分子干的,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人家找借口呢,说我们国家有核武器。趁机把伊拉克摧毁,搅乱阿拉伯国家是西方人的梦想。”

“那你打算带着一家子去英国生活?你在英国做什么工作?”

“我在英国是个高级裁缝师。我在那边工作了十年了,现在决定把他们接到英国去。”

“你有几个妻子,几个孩子?”

“我只有一个妻子,五个孩子。最大的跟你差不多大,去年结了婚。这次回去接他们,手续办理的也差不多了。”

“哎呀我的天,为什么你只有一个妻子?你们不是可以娶四个吗?”

“我信仰基督教,从来没有想要四个,一个就可以了,我很爱我的妻子,我的妻子也爱我。”

“哦,你是个好男人。你人也很帅气又有钱没有娶四个老婆,好了不起。”

“在我们信仰里,男人就要一始而终,好好爱你自己的妻子和家人才能得到平安升天。”

“你真了不起,生活过得很幸福,,虔诚的基督徒。用我们中国人的话就是知足常乐。”

“你们中国人也过得很幸福,没有战争,经济发展迅速。程,我爱你。”

“你爱我?真的假的?”

“真的,你的脸很好看。”

“你也很好看,非常有气质的老男人。”

“你的西服和衬衫很漂亮,我非常喜欢。”

“你自己身上的也好看啊。你还是裁缝师呢,能看得上我这衣服?”

“我是裁缝师所以看得出来,你的西服和衬衫非常考究。”

“哦,也是呢。中国产品,物美价廉。”

“你穿西服和衬衫太帅了,程,我爱你。”

“谢谢你,我也爱你。”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知道穆萨德说爱我的意思,而且他说了两遍。我在卡塔尔呆了两年了,早已习惯了这边人说话的风格。他们爱一个人的意思是喜欢,是不反感,并没有上升到感情的阶层中去。不是我们中国人所想男欢女爱的爱。当然,如果熟悉了你会明白,他们更深知爱的含义,会半开玩笑地说爱你,对你进行调戏。爱这个英文单词,被他们用坏了。而此刻的穆萨德,我敢保证,他对我没用任何非分之想,纯粹是看我长得比较耐看一些罢了,发自于内心的喜欢。外国人这一点比较好,他们喜欢一个人会直接表达出来,而不像我们中国人那样含蓄,羞于开口。

“那我请你吃一顿饭好不好?中国帅哥。”穆萨德在我们笑过,沉默片刻之后提出了去吃饭的问题。

“我肚子不饿,你如果想吃,我可以陪你去。”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确实是不饿。在卡塔尔飞阿布扎比的航班上我吃了两份饭,早早把肚子给填饱了。我是不喜欢在机场吃汉堡披萨之类的东西,一点都不喜欢,不对我的中国胃口。

“走,你不饿喝杯咖啡也行。”穆萨德站起来,深情地看着我。我被他的眼神看得心灵儿有些轻飘飘地,灵魂儿也在脑门上打转。他的眼神儿太邪门了,带着一股子邪气。

“好吧,我可以喝一杯咖啡或者是果汁。”我站起来。我的个子其实也不矮,一点都没有比穆萨德的身高低。

“哦,我的天啊。你的身材真完美,真的很适合穿西服。漂亮的中国男孩,太爱你了。”穆萨德看着我站起来,上下打量了我的身子,不由得惊呼了起来。

“哎呦喂,别赞美我了,我现在是还年轻。等我到你这个年纪就不好看了,变得又肥又胖,人见人烦。”我嘴里是这么说着,其实心底里还是很接受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赞赏。二十七岁的我,还年轻着,高高挑挑,平时爱锻炼身材确实还不懒。

“你结婚了没有?有没有女朋友?”穆萨德的眼神还在我的身上游荡。我猜测他不是看我的身材有多好,而是打量我的西服。我身上的这套西服是我那做了二十年裁缝师的表叔帮我裁剪的,按体裁衣,因此这套西服被我穿着了我表叔赋予的韵味。

“我还没有女朋友,还年轻呢,才二十七岁。”我没有多想就把我的状况告诉他了。自前年汪月梅跟我分手后,我就没有再找,单身着。我父母也同意我现在单身,反正也年轻,不用那么着急找对象,等事业稳定下来也不迟。像我这样的条件只要找起来一点也不困难,为此大家也不着急。

“二十七岁不年轻了,我那时候都有三个孩子了。你这么帅气,单身,我不太相信呢。如果真的是单身,我可以把我女儿介绍给你做妻子,我认为你是一个很适合的人选。”听我说单身,穆萨德表示一脸惊讶,不敢相信。大概按他的意思,我这么帅气的男人应该有妻子和孩子了,不该单身着。其实那也是他及他们这边人的想法,着急忙慌结婚生子是他们一辈子最大的使命。能娶四个老婆更是他们一辈子的追求。

“先去找吃的吧,等下再讨论这个问题。”穆萨德说出这样的话,我一点都不觉得惊喜,因此我不想跟他讨论这个问题,故而转移。他把女儿嫁给我,那是天大的笑话。不同信仰,不同民族,不同国籍,不同习俗,怎么可能呢?我提起我的行李准备起步跟他去寻找餐厅。

“我不跟你开玩笑,我认真的。我女儿二十一岁了,在巴格达读大学。你要是单身,我一点都不介意把我女儿介绍给你,我认为你很适合做我女儿的丈夫。”穆萨德拉起他的黑色行李箱,一边移动步伐一边跟我说。看他的样子,不把他女儿推销给我是不行了。

“好吧,我可是真的单身。那你说话要算话啊,我先喊你一声,爸爸。”我也不是省油的灯,随即喊了他一声爸爸。哈哈,我自己在心里笑开了花,这平白无故的就捡到了一个岳父大人。当然,我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纯属玩笑罢了。

“哎,我的好孩子。”穆萨德用了宝贝一词。按道理是儿子女婿的意思,我翻译成了好孩子。穆萨德心情也很不错,能在机场认识到一个女婿,还是来自中国的帅小伙子想必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都怪我穿着好看的西服,人也长得帅气,被他一见钟情。

我们穿过来来去去的人流,拖着行李上了楼才找到一家不错的餐厅。餐厅里人挤人,连个空位置都没有。我们又只好在外面等待,等着有座位。

一边等待的空隙里,我们继续交流着信息。有了刚才一声“爸爸,孩子”的呼应,我们似乎没有了陌生的距离感。这人真的很奇怪,跟不同种族不熟悉的人交流起来反而没有了隔阂和障碍。或许这是人与人之间那种自我保护意识被陌生感和不同肤色所淡化了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是很开放的阿拉伯男人,受到了西方国家文化的熏陶没有那么保守。我不在乎我的女儿嫁给谁,什么民族和国家,我只在乎我的女儿能过得好,能有个好男人疼爱她。当然我不愿意我的女儿嫁给老男人做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妻子。新时代了,该让我的女儿过得幸福。”穆萨德滔滔不绝发表着他的见解。可见他还真的很疼爱他的家人,也受到了西方文化的熏陶。

“那你怎么相信我是个好男人?不怕我将来对你女儿不好?”我问了他两个很现实的问题。

“我相信你,你的眼睛是善良的,散发着好人的光芒。我也是老男人了,看过很多男人,不会错。”穆萨德盯着我的眼睛很认真的说,像个虔诚的教徒在祈祷。

“好吧,不过我还是谢谢你对我的认可。如果真能成为你的女婿,那我很幸运,我也会好好爱你女儿。你女儿叫什么名字?”

“她叫做阿迪莱,阿迪莱。”穆萨德给我说了女儿的名字。他从手提包里翻出纸笔给我写了出来。英文和阿语的对应,阿语的我不认识像看天书。他又把他的邮箱和他在英国的电话号码给写在了纸上,还写上了他女儿阿迪莱的邮箱。

“我也给你我的邮箱和电话号码,以后我们联系用邮箱,国际长途电话费太贵了。”我也把邮箱和国内的电话号码及卡塔尔的电话号码一并写给他,相互把写好邮箱和电话号码的纸都保存了起来。

“等到了英国,我再想办法让你们两个见面。你去英国找我们或者她去中国找你,只要能见面在一起就可以了。我的女儿非常漂亮,你一定会喜欢。回家以后我给你发照片,让你喜欢上她。”穆萨德无比自豪起来,脸上闪着对自己女儿满意的自豪感。为人父母对自己的子女都视如珍宝,我从穆萨德的脸上读出来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既然你这么疼爱我,那我就听你的吧。”盛情难却,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被我遇着了,我怎能推却?我心里也开始偷乐了,一朵花悄然盛开。我暗暗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着呢,绝对不是做梦。

这时候刚好有两个人吃完了出来,我和穆萨德急忙进去落座,连服务员打扫都还没有来得及。穆萨德去买东西,买了好多,非要我吃,说我太瘦了。我只好硬撑着吃了一个汉堡,把我的小肚子给撑了起来。在那一刻,我是感动的,有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对我如此关爱和照顾。我当时打心里感谢上苍给我这么一个好运,送给了我大礼物。

吃饭的过程里,他说英国还不错,比伊拉克好多了。他说好多了指的是气候,并不是说国家有多富有。虽然我到卡塔尔才两年的时间,但中东地区的干旱我也是受够了,常年少雨。下一次雨就像下黄金一样珍贵,令我常常烦闷。他问我如果以后喜欢英国可以跟他的女儿住在英国,如果不喜欢那就住在中国,在哪里他都表示支持。

我对这个热心而又陌生的岳父大人深感谢意。我实在料不到会入了他的法眼,他还非得要把我和他的女儿配对在一起。我命犯桃花,凭空得来一个岳父和未曾谋面的妻子,这于我来讲确实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情。到此,我感觉到我年轻的生命活着真他妈的有意思和精彩。像我这等美事是无数人做梦都在寻求的,而我不求自来,想想都是美滋滋的,心花儿被乐得一抖一抖的。

我暗暗窃喜,脸上也一定是带有喜感的。因为我从穆萨德的脸上看到了喜感,他的喜感应该是从我这边的反照。他伸出手来摸我的头,像疼爱他自己的孩子,眼里满满都是慈爱,溢出了眼眶朝四周散去。

北京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
山东哪里看癫痫比较好呢
患上癫痫治疗方法有哪些

友情链接:

风吹马耳网 | 后天国语版 | 华西都市报网 | 哈氏合金棒 | 水浒乐和 | 教育学综合 | 空间朋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