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京方山烧烤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卖豆腐的女人 (续)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题记:上回书说道年纪轻轻的好女人翠花儿,在失去亲爱的丈夫之后,没有只顾自己的幸福而撇家再嫁,而是用自己柔弱的肩膀顶起了养家糊口的大梁。在上有年迈的婆婆、下有一双小儿女的窘迫环境中苦苦挣扎。是邻居一位好心的老者,把自己做豆腐的好技艺无私地教给了翠花儿,才为这一家子寻了条生路……

时光飞转,一晃又是一年冬季来临了。12月初的一天清晨,天气特别寒冷,小北风飕飕地刮在人的脸颊上像小刀割一样。当清晨淡淡的阳光还躲在厚重的云层后面,“卖豆腐啰!热乎大豆腐!”一声粗犷的吆喝声打破了杏花村清晨的宁静。习惯了翠花儿那甜美吆喝声的村民们心中纳了闷儿“这是哪里来的野汉子,竟然来抢夺孤儿寡母的饭碗子?太不道德了!”人们带着满腹的疑惑,纷纷走出家门想探个究竟。

只见村子中间儿的小路上,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高声大喊。人们才要质问他,却发现那车子竟然是翠花儿的,这是怎么回事儿啊?爱管闲事儿的刘大娘可忍不住了,上前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这位男子。看来他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面容清瘦却棱角分明,身子骨十分壮实,有股子精气神儿。

“大娘!您买豆腐吗?新做的豆腐还热乎着呢,保证原滋原味儿!”小伙子陪着笑脸儿凑上前来。大娘说“先不急,我想问问你这豆腐车不是翠花儿的吗?怎么换成你了啊?”小伙子微微一笑,像是回答大娘的疑问也是为了让大家都听清楚,特意放大了声音说“我是山湾那边李家村西街老李家的二儿子叫李林,刚从部队上转业回来,所以您老不认识我。昨天不是刚下过一场大雪吗?我去镇里办事儿回来,在半路上看见一位女子倒在雪地上,这辆‘倒骑驴’车就歪在道旁。我看她痛苦地在那里呻吟就上前把她扶起来,又把她送回家去。人是没大事儿,可是她的脚却崴了,肿得老高。看看那一家子人上有老下有小的,情景实在凄凉。我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于是就半夜起来去她家帮忙做豆腐,在翠花姐的指导下总算做成功了。反正我刚转业不长时间,还没想好具体做什么,闲着也是闲着……”。听到这里,大娘和乡亲们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于是该买的都买了,不该买的也就散去了。大娘一边往回走还一边嘴里念叨着“如今这社会啊!这样的好人可不多了,看来还是好人好报啊!”

日复一日,那粗犷的吆喝声,每天都按时在小村庄的上空响起。一晃二十多天过去了,那男子依然如故地尽心帮助翠花儿卖着大豆腐,真可以说是勤勤恳恳。无怨无悔。

冬季的农村本来就是农闲时节,大家吃完饭就爱东家走西家串地,在一起一边烤着火盆儿,一边天南海北地闲聊。那是上至国家大事下至鸡毛蒜皮,无所不谈无所不知。渐渐地,不知是谁提起来卖豆腐的小伙子和翠花儿的事情,大家都觉得这俩人心地都那么善良,是不错的一对儿,要是能结成一家人可是个不错的结局。就是怕那小伙子嫌弃翠花儿家拖累太多,又是个过来人,于是便请爱管闲事儿的刘大娘帮助撮合撮合……

第二天清晨,当那阵粗犷的卖豆腐声在小山村上空再次响起时,好信儿的人有意地放下手中的活计,拿着盆儿走出家门,买豆腐是一方面儿,探听虚实才是真。还没等大娘开口,那小伙子却先开了腔“父老乡亲们!我今天是最后一天来卖豆腐,明天我就要结婚了!”说着话儿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大把的喜糖向孩子们多的地方撒去。只见那五颜六色的喜糖在冬日的暖阳下,划着漂亮的弧线从天而降,惹得贪吃的孩子们一拥而上,你抢我夺滚作一团儿,空气中充满了喜庆的欢笑声。

众人都被这突来的喜讯闹楞了,大家你瞅瞅我、我看看你,心中揣摩着“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这么快啊!都要结婚了,我们还蒙在鼓里瞎操心呢!”还是刘大娘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孩子!那新娘子是那位啊?我们认识吗?”小伙子哈哈一笑说“大娘:新娘子是我高中的同学,我们都好了好多年了。她孝敬老人,人美、心也美,父母看我转业回家了,今年年成又好,就催促我们早日完婚。现在翠花儿姐姐的脚也好了,我走也就放心啰!”说完告别大家,骑上“倒骑驴”车子向翠花家的方向去了。

就在大家为翠花儿的命运叹息时,不远处忽然传来李林的大嗓门儿“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们,我为翠花姐找了个伴儿,是我二姨家的表哥,人品特别好,老实厚道没得挑,他们已经见了面儿,互相感觉特别好,你们就等着喝喜酒吧!”

北风呼啸着从大地上吹过,可是寒风中站立的人们心里却暖暖的,好像冬日里的风也不那么陡峭刺骨,反而感到那风儿有些缠绵了……

湖北治癫痫医院排名
脑外伤癫痫治疗偏方
癫痫抽搐会致死吗

友情链接:

风吹马耳网 | 后天国语版 | 华西都市报网 | 哈氏合金棒 | 水浒乐和 | 教育学综合 | 空间朋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