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成为世界管理者 >> 正文

【江南小说】空气里的对白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前言:如果爱忘了,就让它死在心里。

一、关于想你

一部索尼智能手机,一瓶有着柠檬味道的汽水,一首郁可唯的《好朋友只是朋友》,一盆种着三颗四叶草的盆栽,四条未发出的短信。

这些是陌兮遇见顾亦之后接触的生活。

唐子洁对此,常叹气说,陌兮你没救了,想男人想到这种地步。而陌兮对于唐子洁的毒舌则投以微笑。

嗳,顾亦,如果你看到这样的我,会不会也说,陌兮,你没救了呢?

一个人的黄昏,陌兮习惯戴着耳塞在公路上压马路,看看路上匆匆行走的人群,在车站的站牌的椅子下,抬头看天空上飞过的飞鸟。

藏在手机草稿里的四条信息,是关于顾亦的,或者说是给顾亦。

第一条:我面试上了城市拍客的工作,厉害吧。

第二条:我最近喜欢上了那首韦礼安的《因为爱》,旋律很好听呢,我有在学习,你来看我我唱给你听啊。

第三条:我想你了,你呢,会不会想我?

第四条:我学会了做芝士蛋糕,我觉得如果我大学毕业了找不到工作,可以开蛋糕店哦,你要不要来给我当小弟呢,薪水很丰厚哦。

这些藏在草稿里的短信,没有发出去的原因只有一个---再也没有发出去的资格。

陌兮觉得,对于顾亦的一切,她没有一丝的把握。

陌兮曾经做过一件极没有智商的事情,在一片长满水草的河流里,把写着顾亦名字的玻璃瓶放进里水里。三十几个瓶子,边放嘴里边念念有词:爱我,不爱我,爱我,不爱我,爱我,不爱我,不爱我……

陌兮看着那些随着河流飘走的瓶子,心里想着若是有人拾起看到,就知道顾亦是她所喜欢的人,知道任何人都不能够和她分享。只是,这背地里的霸道,到了现实却消逝了,她心里很明白,顾亦不可能只是她一个人的。

二、好朋友只是朋友,疯狂以后,就一个人走。

陌兮,大三艺术系的女生,喜欢摄影,生活在小康家庭里,衣食无缺,妈妈是电视节目《非常完美》的化妆师,爸爸在厦门市做着小本生意。陌兮本是爱闹的孩子,喜欢拿着相机到处拍摄好玩的东西,然后放到网上让网友观赏,并且得到一大片好评。

遇见顾亦,是三个月前,那个时候还是秋天,树叶还没有飘零,游客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那个时候她妈妈常常在电视节目里忙工作,几个月也不能回家一次,而大学生活本就不那么严谨,她功课也完成的差不多了,所以她经常偷偷买飞机票去北京看看自己的妈妈。

陌兮是在后台见到顾亦的,那个时候台上的顾亦是耀眼,外表有些邪气,身上也有着堕落的味道,却还是能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当时在台上的顾亦和女嘉宾唱了一首歌,是李玖哲的《我会好好过》,声线很好听,女生很美,很体贴的温柔。最后在女嘉宾委婉的拒接了顾亦之后,顾亦脸上的落寞让陌兮莫名的难过。

那天晚上,本是去探望妈妈的陌兮在幕布后看完了《非常完美》,那天晚上,她心里住了一个叫做顾亦的男生。

顾亦,25岁,北京人士,咖啡厅的老板,单亲,外表看起来有些邪气,喜欢把自己称为恶魔,喜欢去夜店。在台上若是有人向他告白,而他没有被打动的话,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不是对的那个人的话,我可能不会是你身边那个可以陪你永恒的人。

当然,这些都是陌兮在那天之后在百度上,找到的和顾亦相关的信息。

陌兮和顾亦相识,其实真的是在情理当中,自从陌兮喜欢顾亦之后就常常出现在电台,借着去看看妈妈的理由接近着顾亦。因此她和《非常完美》里的男生们都相处的挺好,而陌兮和顾亦走在一起,似乎更是一种默契,不言不语就走在了一起。

有些时候,顾亦会带着陌兮去他的咖啡店,有些时候,他也会陪着陌兮到处去拍摄,有些时候,他也会去厦门看望陌兮,然后陌兮带他去了她最爱的那条长着许多水草的河流,躺在长着青草的地方看流云,谈天说地。

厦门是个多雨的城市,而陌兮喜欢在雨后出门,带着相机去拍摄雨后的美丽景色。上个月顾亦来厦门玩的时候刚好下雨了,但两个人却破天荒的上了山,在一个小小的山坡里,顾亦在长满青草的地里找到了一颗四叶草,他把它送给了陌兮。

上个月的车站,顾亦吻了吻陌兮的额头,他说,陌姑娘,你一定会幸福。

陌兮看着他,动了动唇,却还是没能说出口,只能点着头,看他慢慢走远。

你会是我的幸福吗?陌兮转身的时候,心里哀伤的想着,她突然觉得越是懂他,就越是寂寞,灵魂那么美,却不是属于她的。

三 、可能你感动,却看不见我心如刀割。

顾亦,或许,爱情只是我在自说自话。

那天中午,陌兮和唐子洁去了饭堂二楼吃饭。很巧,那个饭堂角落里挂着的液晶电视上正重播着《非常完美》,更巧的是陌兮刚好看到了他为台上女嘉宾告白的情景。

他说,他可以陪她去做她任何想做的事,他说他会为她改变她所有不喜欢的缺点,他说他的手很暖,可以温暖他一整个冬天,他说,他说,他说了很多,陌兮不怎么记得了。她只记得那天唐子洁在她耳边叽叽喳喳说了很多,而她一言不发的吃完了所有的饭,然后一声不吭的回了宿舍。

这是第几次看到顾亦在台上为心动女生告白了呢,陌兮不记得了。

唐子洁说陌兮,我怎么觉得你最近的穿衣风格变了很多啊,太成熟了吧,人也文静许多了啊,怎么?变性了?

陌兮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齿:你才变性了呐。

唐子洁撇了撇嘴,好吧,我错了,其实你是便秘了。

于是,陌兮毫不客气的踹了她一脚,并顺便她关在了门外。

窝在宿舍的陌兮去逛《非常完美》的论坛了,里面有很多关于顾亦的消息,也有很多绯闻,却不知道是真是假。

非常完美那个叫顾亦的男生,邪恶的不可思议呢。

顾亦的初恋女友是厦门的呢,据说顾亦的咖啡店是为了她开的。

号外,号外,顾亦喜欢的女孩类型是淑女温柔型的。

据说顾亦最喜欢的是芝士蛋糕,上次为了他而来的女嘉宾亲手给他做了一个呢。

陌兮笑了笑,关了网页,拿起手机,习惯性的想给顾亦发条信息,却又戛然而止。没有什么缘由,就是突然不想再发了。

后来,那天晚上,陌兮接到了顾亦的电话,他问她怎么今天没有收到她的信息呢,没有她叽叽喳喳,他还真是不习惯。

陌兮听着听着就把电话给挂了,她很想对他说,顾亦,如果没有心,那就不要施舍你的温柔。而此后,顾亦也没有在打电话过来,于是,陌兮心里就更难受了。

顾亦,或许,爱情只是我自说自话的荒唐游戏。

四、越是陪着你越是懂得越是寂寞。

厦门是个多雨的城市,而顾亦再次出现在陌兮面前时,天空正下着雨,而陌兮正窝在宿舍里用电脑上网和网友们胡侃海谈。

陌兮,楼下有个帅哥找你哟,样子有点像《非常完美》里的那个顾亦呢。推门进来的唐子洁说着还朝着陌兮挤眉弄眼。

陌兮拿着手机和伞穿着拖鞋就蹭蹭的跑出了门,然后,她就看到了站在楼下的顾亦。那个时候的顾亦穿着毛衬衣,白色的,帅的不可思议,当时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份全家桶。陌兮知道的,之前陌兮说要和他一起去肯德基吃,由于时间关系,一直没能如愿。

顾亦看到陌兮就笑了,很好看,比舞台上任何时候都好看,他说,陌姑娘,饿不饿,有鸡腿哦。

陌兮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却被顾亦一把抓住。生气了,我家陌姑娘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陌兮挣扎了几下没挣脱,就不动了,只是有些赌气,顾公子,你那么忙又那么红还有时间来我这里闲逛,不怕被人写啊,要是因此找不到媳妇可别找我麻烦……

就在陌兮还要喋喋不休的时候,顾亦俯下身,低头吻住了陌兮,只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陌兮看着眼前的顾亦,心里有些涩,这个吻并不是很美好,她知道的,顾亦所作的一切都是在掩饰他的心虚。

下午的时候,陌兮和顾亦去了鼓浪屿,在海风的吹拂下喝着咖啡,而此时,天空还在下着小雨。说是看景,其实陌兮没那个心情,而且这个地方她看过至少有百次了,没什么看头,而顾亦则戴着墨镜,脸侧向海边,偶尔和陌兮说说话。

之后的时光变得格外的安静,柔和的音乐声仔耳边围绕,陌兮清晰的听见了勺子在被子边缘游走的声音。

顾公子,你开心吗?陌兮放下手里的咖啡杯,正经八百的问明显在走神的顾亦。

顾亦回头对着陌兮笑,自然是开心的。

陌兮问:是因为和我在一起吗?

顾亦答:这是当然的。

他撒谎了,陌兮在心里这样想着,她是了解顾亦的,她知道他有心事,就像她知道他一定会在舞台上选一个合适的女子做他将来的妻子一样。

顾亦,如果很久以后你还没有找到和那个你情投意合的女嘉宾的话,我们就在一起吧。陌兮说。

陌兮姑娘,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吗?顾亦眨巴着眼睛,看着陌兮有着黯然的眼神,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陌兮抬起头,笑了。顾亦,越是陪着你,越是了解你,就越是懂得谎言,越是懂得越是寂寞。

五、好朋友只是朋友,只能保留一点点的温柔。

寒假来临,陌兮兼职了拍客工作,整天奔跑,让她的生活充实了起来。

厦门的冬天似乎没有以往那么冷,天空还有些蓝,坐在篮球场的椅子上,仰望着天空,陌兮嘴角上翘,呐,顾亦,我好像没有那么想念你了呢。

有多久没联系了呢,陌兮自己也忘了,只是突然间不想联系了,所以就没有去打电话发短信了,去了北京也不去找他。

陌兮,我想见你。电话那头的顾亦是这样子说的,却无数次被陌兮挂了电话。

为什么要见我,我要上班,我很累。再次接到他的电话,陌兮有些有气无力的开口。

陌兮,你可不可以不要赌气了,我已经很累了。电话那头的顾亦有些疲倦的说着。

最后,陌兮还是坐上了去北京的航班,不是心疼,只是有些话必须亲口说出口。

顾亦,其实,我有些后悔了呐。

顾亦,其实,我也很难受。

这里,会痛。

看着窗外的白云,陌兮把手放在左边心房上。顾亦,其实,我也累了,看着那些来寻你的女嘉宾,看着那些感人肺腑的告白,我也会感动,也会疼,更怕你因此跟着她们远走高飞,我怕我再也找不到你。

或许,当时之日,我们本不够相遇。那么,我们的生活一定和现在不一样。

陌兮下了飞机,见到的不是顾亦,而是和顾亦很要好的男生尤翎,尤翎是个很阳光的男生,爱说冷笑话,很幽默,喜欢逗人笑,和陌兮熟识,感情也挺要好。

嗳,你怎么还死皮懒脸的呆在台上,你这么碍眼怎么还没人把你领走为民除害啊?陌兮把行李扔给尤翎后就在一边念念碎。

陌兮,你这是歧视。尤翎伸手就敲了陌兮的脑袋一记,然后翘起嘴角,心情愉悦。陌兮,要不你来当嘉宾吧,我一定选你。

你想的美,我要是选你,我妈准拨了我的皮。陌兮摇着头,伸出一支手晃了晃。

就这么胡吹海侃着安全到达了顾亦的家,开门的却是一位陌兮从未见过的美丽女生,陌兮多看了她几眼,莫名的觉得眼熟。

直到尤翎丝毫不惊讶的对她打着招呼,陌兮才想起她是谁。

尔奈,你还在啊。陌兮记得尤翎是这样子说的,于是她就想起了眼前这个女生就是上次节目里为顾亦从上海特意飞来北京像顾亦表白的女孩,想起她为他种的那片四叶草海,想起她为他做的芝士蛋糕,想起她给他的猫精心制造的衣服,想起她为他习惯北京的气候,想起他看着她眼里的感动,以及那些眼泪,然后,她的心就酸了。

陌兮。顾亦走了出来,伸手要拉她进去,却被她一把推开,陌兮看着他,顾亦,她来了,我是不是该走了?

陌兮。尤翎看了看脸色有些不好的顾亦,伸手拉了拉陌兮。

陌姑娘,你进来。尤翎,你帮我送尔奈回去。顾亦摸了摸眼角,疲惫的说着。

顾亦,已经够了。陌兮推开伸手来牵她的顾亦的手,你已经找到了你要的那个人,我们,没必要继续了。

六、没有时间让我们去试验什么是永远。

陌兮从顾亦家出来之后,天已经黑了。后面跟来的尤翎带她去看了北京的夜市,这也是陌兮这么久以来,知道北京是有夜市的。

那个巷子里聚集了陌兮从未见过的小吃,而且过道里堆满了人,尤翎牵着陌兮前行,被人推搡无目的的走着。陌兮看着黑白人群,觉得手心里都出汗了。

尤翎带着陌兮来到一个臭豆腐摊,对老板娘笑呵呵的说,来两串。

嗳,我可不要,吃了嘴臭臭的。陌兮一脸的嫌弃。

可是我听顾亦说你爱吃这个啊。尤翎一脸无辜的看着陌兮,手里拿着两串臭豆腐。然后尤翎的脸在陌兮眼里就成了顾亦的脸,一样的无辜,一样的真诚,于是,陌兮又开始难受了。

陌兮。尤翎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请我喝杯咖啡吧。陌兮吸了吸鼻子,眼眶泛红。

于是尤翎带她去了离这里最近的一家咖啡店,只是,在那里,陌兮只是点了一杯双皮奶,安静的喝完,安静的坐了一小会,对尤翎说要去看妈妈,然后就拉着行李离开了那里。

之后的陌兮回到了厦门,还是做着拍客的工作,还是喜欢在雨后出门,却惟独不再去逛论坛。

很久没有去北京了,很久没有去看那个节目了,可是即使如此,她也还是知道顾亦离开了那个舞台,是自动退出的,一个人。很多人都在猜测顾亦退出的缘由,只是猜来猜去,知道真相的人却始终没有几个。

而陌兮知道顾亦离开的缘由,不用说明,她就是知道,知道顾亦会被尔奈打动,会喜欢上她。她太了解顾亦这个人了,就像她知道顾亦需要的是一个怎样的人一样。

陌兮觉得自己已经不伤心了,甚至不觉得难过。顾亦离开那个舞台的时候,唱了一首歌,韦礼安的《因为爱》。陌兮是在某个周末看电视不小心按到贵州台,看到《非常完美》的重播,刚好看到顾亦离开的那个画面。她知道,那首歌是唱给她的,唱给他们曾经相守过的那段岁月的歌。

其实爱情,有时候只是一场自说自话的荒唐游戏,在这个游戏里,我们演的太逼真,以为那就是爱,以为你也爱我的,但其实,游戏只是游戏,或许会有触动,或许会有爱的冲动,只是,有了不信任和不自信,最后,爱也会出局,因为,游戏没有时间让我们去试验什么是永远。就像顾亦说的------

如果不是对的那个人的话,我可能不会是你身边那个可以陪你永恒的人。

癫痫病形成的原因有哪些
治癫痫方法有哪些
中医对小儿癫痫有效吗

友情链接:

风吹马耳网 | 后天国语版 | 华西都市报网 | 哈氏合金棒 | 水浒乐和 | 教育学综合 | 空间朋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