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华西都市报网 >> 正文

保守令男篮面临挑战归化球员成搅局重要力量

日期:2018-7-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保守"令男篮面临挑战 归化球员成搅局重要力量

“对困难准备不充分,有些队员在寻找状态,虽然已经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但还是没有效果。”今天,中国男篮在亚运八强复赛中遭到日本队阻击,在一度领先15分的情况下末节崩盘,最终以72∶79告负。赛后,中国队主教练宫鲁鸣脸色铁青,“这是个沉重的教训,代价太大。”

对于双方而言,本场比赛都极为关键,首战负于伊朗队的日本男篮,必须在本场比赛中击败中国队才有可能杀入四强。而上一场轻取蒙古队的中国男篮,也因本场比赛未能取胜,错失了直接锁定四强的机会,被逼得只能在明天死拼伊朗队。“两个后卫不在状态!郭艾伦打得不果断,想给他机会,比赛都结束了,他还是没找到状态。刘晓宇也是,12个3分球一个不进,这都是问题。”宫鲁鸣说,“这是教练组的责任,队员不可能很快改过来,现在只能争取迅速调整,拿下明天的比赛。”

中国男篮的队员在混合采访区个个满脸沮丧,此时日本队的更衣室里传来了掌声和欢呼声。但与以往欢庆胜利的好心情不同,日本队12号张本天杰的心情有些复杂,“中国队很强,我们打得很吃力,但最后还是赢了比赛。虽然没有太多上场时间,但中国队是我打这么多比赛里最想赢的,因为中国队对我有一种特别的意义,我想证明我在日本打球是个正确的选择。”

归化球员成搅局重要力量

“我已经适应了。”此前在武汉参加亚洲杯时,响彻球场的“嘘声”一直在张本天杰耳旁回荡,“这是没办法的事。”这个原名张天杰的辽宁小伙子笑得有些苦涩,因为代表日本出战的他拥有华裔身份,自小学6年级随父母移居日本后,他凭借出色的篮球天赋,赶上了2009年亚锦赛后日本为振兴本国篮球大力发展归化外国球员的浪潮,最终成为日本国家队的一员。

今天,仅在第二节最后时刻获得了2分07秒上场机会的张本天杰一分未得,但他仍得到了日本球迷的认可,“他的弹跳力很好,个子也很高,他的很多特质让他在日本队中显得十分特别,如果基本功再加强一些,相信他在国际赛场会有更好表现。”

但在这些好评背后的艰辛,张本天杰只能自己承受,“我获得代表日本队出征的机会后,家里的亲戚和朋友也有很多议论,他们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加入日本国籍,为日本队效力。但我觉得,在体育的世界里,这样的选择应该是正常的。”

“像昆西·戴维斯为中华台北队打球一样,这和生存环境有关。”张本天杰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选择被归化,只是为了职业生存。张本天杰有很多朋友在中国打球,生长在体校环境中的同龄人,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球场上,但依然很难获得进入CBA联赛打球的机会,“中国篮球人才太多,竞争很激烈,像我这样的球员,在中国应该打不上国家队,日本的竞争环境相对宽松,就篮球而言,个人发展的空间更大一些。”

越来越多篮球运动员的“个人选择”,已经为亚洲篮球格局的变化埋下伏笔,张本天杰提到的戴维斯,正是让中华台北队成为中国男篮“苦主”的关键人物。亚运会小组赛中,在中国队艰难终结了中华台北队对中国男篮的三连胜后,胶着的场面和最后仅以1分落败,让中华台北队主教练许晋哲给球队打出满分,“我们在没有戴维斯的情况下和中国队打到这样,已经不错了。”在许晋哲看来,今年中华台北队碰到了很多波折,不少队员伤病在身,亚运备战计划多次调整,最关键是中华台北队的内线支柱、身高2.03米的昆西·戴维斯,在赛会开始前两周被告知不能参赛,“戴维斯不能打的事如果提早让我们知道的话,球员和教练都能有所准备。毕竟,有个戴维斯这样的‘大老外’在上面,对方也会惧他三分,我们的进攻就会有很多变化。而且前面3次有戴维斯在,我们都赢球了。”

本届亚运会前,中华台北队与菲律宾队都被告知,因未能满足亚委会规定的“居住3年以上”的归化条件,戴维斯与菲律宾强援布莱切皆无缘本届亚运会的男篮比赛——由于韩国队未能归化外援海恩斯,立志主场夺冠的韩国篮协,在8月向亚委会提出了重新审核归化球员的申请,结果,此前已经通过身份审核的戴维斯,在这次重新审核中,与布莱切一起失去了亚运会参赛资格。

韩国此举,不仅为自己清除了部分障碍,也为中国男篮提供了不少便利。近几年,中国男篮的亚洲霸主地位受到严重冲击,先后负于菲律宾和中华台北等球队,都是在归化球员身上吃了大亏。对于亚洲对手频繁请来归化球员,宫鲁鸣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调侃,“现在亚洲队越来越不像亚洲队了,以后把美国人全请来就好了”,但他也表示,对于主要目标瞄准明年亚锦赛的中国男篮而言,“很难通过缺少归化球员的亚运会摸清对手的实力。”

中国男篮遭遇前所未有挑战

“归化球员对亚洲篮球的影响非常大。”随着归化球员的不断增多,中国篮坛名宿王立彬,从中国队的处境逐渐感受到这个群体带来的变化,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如果其他队伍有归化球员,很容易使原本水平不高的队伍提高战斗力,最终形成诸侯混战。”以往只“重点照顾”伊朗、韩国等三四支球队的状况,在王立彬眼中已渐成历史,“现在是中原逐鹿,场场都是硬仗。”

“逐鹿中原”更大程度上缘于众多国家和地区对于归化球员的态度日益开放。“归化球员数量增多,可以平衡世界篮球的实力,让比赛更好看。”许晋哲对归化球员的态度十分积极,“菲律宾队的多希特能参加亚运会,就是因为他们的归化工作已经做了很多年,多希特参赛符合组委会的规定。”相比约旦和卡塔尔等队,“中华台北队的归化工作做得算是晚的。”毕竟,每个国家都有篮球人才上的劣势,因此,归化球员正是可弥补球队的不足,“台北球员的身高是软肋,我癫痫病治疗最好方法有哪些们缺少高大球员,没有戴维斯的话,怎么和王哲林和周琦拼?我们就是没有2.1米以上的球员,怎么办?”

许晋哲提到的现象,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已经凸显,尤以中东地区科威特和沙特等部分国家和菲律宾为甚。“菲律宾有其特殊性。”王立彬表示,归化球员在当地盛行,与历史上美国驻哈尔滨中亚医院看癫痫好不好军提升了篮球的社会影响力有关,除赴美留学后归国效力的混血儿外,真正的美国人“以钱之名”接受归化的也不在少数。而韩国对于归化球员通常选择有血缘关系的第二代人或第三代人,日本相对韩国则更加开放。

“不少球员本来就是‘孤家寡人’,适应了另一个国家的生活,很多人就选择留下来成家立业。”王立彬表示,除了宽容的态度,国家给归化球员提供的条件同样重要。“通常归化球员能拿队伍里的高薪,安定的生活容易形成长期的工作形式,他们代表国家队、地方队或俱乐部比赛,还可以走向教练岗位。”不同于很多归化球员高中或大学后才来到其他国家,23岁的张本天杰已经在日本生活了十几年,经历过日本校园篮球的培养体系后,张本天杰又拥有了丰田自动车株式会社的“支援”,“退役后可以在公司就职,一生都有保障,而且给的薪水能让人在日本生活很方便。”最关键的是,朋友在中国打球的经历让张本天杰郑州军海医院可靠吗看到,“他们进了体校,没有学习时间,没有大学文凭,就业也就没有着落”,这样的状况不能给他安全感,“人不可能一辈子都打球”。

但张本天杰认为,这样的安逸条件也成了日本篮球水平很难提高的原因,“我们每天只有两个小时训练,大部分是进入大学甚至毕业后才开始打职业比赛”,因此,“只要身高有两米,机会就很多”。随着2020年东京奥运会日本确定了力争突破的目标,归化球员又将成为改变格局的武器,张本天杰透露,“相信到那时,日本会出现更多的归化球员,不是我这样,而是像戴维斯那样的”,至于自己,在完成目标后,可能会退役,选择就业,“如果把我分配到中国的分社就更好了”。

以前中国打亚洲球队,内线占有绝对优势,“其他国家球员平均身高都不如中国队,因此中国队内线总能完爆对手,但最近治疗癫痫哪些方法更有效几年,苗头不对了。”归化球员的到来让中国队内线优势不再明显,像中华台北队,凭借归化球员在中国男篮身上“尝到甜头”后,很多球队都有选择性地锁定自己的归化目标,“归化球员会慢慢形成潮流,一旦形成常态,再加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归入亚洲大洋赛区的话,中国篮球的难度可能就更大了。”王立彬表示,这种趋势使得对归化球员持保守意见的中国篮球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本报仁川9月27日电

友情链接:

风吹马耳网 | 后天国语版 | 华西都市报网 | 哈氏合金棒 | 水浒乐和 | 教育学综合 | 空间朋友网